腳步為親。傳統意義上說,親戚之間經常走動走動,交流交流,感情就越來越深。親戚是以血緣為紐帶建立的自然關係,一代親,二代表,三代四代“了”,越往後走,直系變旁系,旁系變沒系。
  那麼親的關係,變成了沒關係,這是為何?是因為沒走動了。相反的,沒關係的,變成了鐵關係,陌路變朋友,朋友變哥們,哥們變知心,知心變刎頸之交、生死之情,變同穿一條褲、只多一個腦殼的兄弟,這又是何解?
  這就是因為腳步為親,不管什麼關係,只要勤交往,就會拉近彼此距離。你帶只雞來,我回你只鴨,吃吃飯,喝喝酒,嘮嘮磕,打打小牌,唱唱山歌,是喜悅共同分享;遇到憂愁,互相出出主意,勸導勸導,排解排解。
  小時候,我家鄉街坊鄰居,菜食共嘗,衣褲同穿,農活互乾,困難互幫,不是親戚勝似親戚。如果一家好不容易殺只小雞,鄰裡幾家都能吃到肉沫,哪怕送幾片雞肉辣椒,吃起來也真香。至於過年,打糍粑,放爆竹,擺碟子,耍龍舞獅,更是其樂融融擠一堆去了。
  “親”字之繁體“親”,望文生義,是要經常見面的。如果見面只是見張相片,見個影子,那是像在眼前,人在天邊的,一年到頭,只是視頻上見,誰會向你交心?要親切,要親密,要親如兄弟,那是要靠走的。我老家有話謂:要想老婆到,腳板底下要起泡;那麼,要想朋友關係好,要借腳步才有效。倘若三年五載不走動,再過硬的關係,也會越來越淡,淡而至無,最後是彼此都“相忘與江湖”,誰再記得誰是誰。人情是張紙,經不起歲月發黃。
  譬如,共產黨與老百姓,這是同生死共患難,革命和建設九十多年拜過“把子”、換過“帖子”的關係。但是,由於少數黨員幹部越來越懶、貪、庸,魚水關係變成“油水關係”,現在還有多少幹部跟百姓攀親戚,將百姓當親戚來走?所謂下基層,所謂下鄉村,也多半是:幹部摟的十七八,吃的都是四腳爬,偶爾下鄉烏龜甲,隔著玻璃看莊稼。
  而更可惱的是,不知從何時起,腳步為親有了另一層含義。不管是平時還是逢年過節,動步目的還是聯絡感情,但走與被走的關係漸漸出現偏向。企業走訪政府機關,求得政策優惠,業務照顧;群眾走訪衙門,求得公安、稅務、工商、城管、財政等部門,不推諉扯皮,不敲詐勒索,不討價還價;下級走訪上級,求得工作調動、職務升遷、薪酬發放、子女就業的關照支持。往往一蹴而就的事,也要繞彎子,跑堂子,拜碼頭。也許,經過走動,請客送禮,拜年拜節,“感情”就升溫。一升溫,什麼都好說,原則可以換人情,對策可以換政策。這種弱攀強、下拜上、窮賄富、民求官的腳步為親,“親”得彆扭,“親”得不光彩。
  這樣走,乾群越走關係越不是味,越走越不對勁,越走越是對立;這麼走為什麼不再親了?無他,一是走“反”了,誰向誰走,是上面向下走,還是下麵向上走?是幹部高高在上當老爺,要下麵要群眾來三請六拜?還是上面甘做公僕,向基層向百姓去結親結對子?二是走“貪”了,你要下麵來向你走,是要下麵帶雞帶鴨,送金送銀,賄色賄卡。
  原來的幹部不是這麼走的。1938年,著名作家蕭軍來到延安,丁玲把這個消息告訴毛澤東,老毛甚是興奮,打發人傳下話來,要蕭軍移步一見,哪想到蕭軍牛皮,並不買賬:“不見了,他挺忙的,我住上一兩星期就走。”硬是沒去,“他不過來,我就過去”,蕭軍不過來,毛澤東就過去,兩人相見,不是蕭軍拜見毛澤東,而是毛澤東拜會蕭軍。1944年的一天,中共延安市委書記的張漢武,忽然接到通知:毛澤東有緊急事情要找他談話,於是小跑步來到毛澤東住處棗園,毛澤東劈頭問他:是否知道侯家溝有兩個村莊婦女為什麼不生孩子。張漢武回答說:知道這個情況,但不知道什麼原因。我們打個電話叫他們來彙報吧。毛澤東發了脾氣:是你們去還是叫他們來?對於共產黨員來說,人民的疾苦決非小事!應當讓醫院派人去。談話後不幾天,張漢武正準備派人去侯家溝調查,中央醫院的負責同志來了,原來毛澤東又親自給他們下達了命令,要他們到侯家溝驗水。從這件小事,我們就可以知道,為什麼當年乾群關係親如一家,為什麼共產黨能得到人民的擁護,中國革命為什麼取得勝利了。
  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為總書記的黨中央接過“接力棒”,使腳步為親更加還原了黨的群眾路線應有的含義,也更加突出“走”與“親”的辯證關係。2013年2月2日至5日,習總冒著嚴寒,繞過九曲十八彎,先後來到海拔2400多米的甘肅定西市渭源縣元古堆村和海拔1900多米的寧夏回族州車鄉族,給邊遠貧困山區的老百姓送年貨。
  去年11月,總書記赴湘西鳳凰、花垣考察,摘柚子,抱孩子,看豬圈子,揭米倉蓋子,從水、路、電到教育、醫療,一一詢問,一一謀劃,與苗族土家族村民真是親密無間。
  一年多來,習總腳步走遍天涯海角,除了國事訪問,涉足最多,頻率最高的還是基層調研,走訪人民群眾。
  不,是三十多年來。無論在河北正定,還是福建各地;無論是浙江省長,還是上海書記,一直到中南海,總書記總是爬深山,涉海島,上哨所,下礦井,走田頭,訪農家,奔災區。訪貧問苦,扶危濟困,排憂解難,共商國是,同謀發展。他腳桿子健得很,馬不停蹄,夙興夜昧,廢寢忘食,俠骨柔情,和顏悅色,與群眾手牽手、心連心,腳步至為親,魚水情更深。習總早就說過,即使通訊手段再先進,也代替不了黨員幹部爬山涉水,與人民群眾面對面的交流。
  這裡我想起一個故事,有個處長逢年過節,除了拜訪幾個有用的領導外,只待在家裡姜太公釣魚,錢禮笑納。送禮者中也有“業務”不熟者,拍馬屁拍到馬蹄上。有個員工家裡比較困難,想調動工作以便照顧老小,每年中秋都走二三百公里路到城裡,輾轉幾次才給處長送出兩盒月餅,花費二三千元,以為大功告成。誰知送了幾年,調動一事音信全無。終於有人點撥:處長一家非常註意保健,只喜鈔票,不好煙酒糖果,對於大包小包勞什子,他懶得處理。你和其他“傻瓜們”每年送的幾十上百盒貴重月餅,全被處長老婆“嘩嘩嘩”沖了廁所。
  那些養在深閨,指手畫腳,只顧自己聲色犬馬,酒醉飯飽,貂裘揚揚,不管百姓生死疾苦、冬寒夏暑的人,對比總書記,你不覺得羞辱嗎?
  春節是民族最重要的傳統佳節,也是衡量黨員幹部是否腳步為親的重要節點。腳步為親要註意兩點:一是嚴控貪欲,切莫“請進來”,明招暗示,索拿卡要,讓你以權幫過或能幫或將幫的人,給你拜年拜節,送錢送禮。二是邁開腳步,一定“走下去”。
  俗話說:叫花子也有要過年。老百姓操勞一年,過年輕鬆一刻,理應吃好穿暖加歡聚。此時,黨員幹部最需要出現在邊遠貧困山村,在田間地頭,在車間工地,在邊防哨所,在街道社區,在困難百姓家中,帶去年貨,帶去問候,帶去慰藉。2013年收穫怎樣?2014年打算如何?年貨準備好了嗎?炕上有過冬柴煤嗎?有新衣服拜年嗎?回家過年車票買好嗎?來年春耕農藥化肥準備好了嗎?小孩上學、老人治病的錢在哪裡?春節值班安排好嗎?拆遷戶移民戶安置好嗎?工資漲了沒,夠不夠用?鰥寡孤獨如何過年?遇上官司麻紗事嗎?村裡、車間建立基層組織嗎?黨的政策傳達到百姓嗎?
  如此,才能使老百姓感受到政府的存在,感受到共產黨的溫暖,才能鼓起工作的幹勁,戰勝困難的勇氣,看到生活的希望。
  毛澤東說得好,一個人做一件好事並不難,難的是一輩子只做好事,不做壞事。逢年過節,固然要腳步為親,但更重要的是,要使腳步為親成為黨員幹部的工作常態,一年四季,一月三旬,都要拋開冗務,邁開腳步,沉下身子,多去基層,多到困難戶、基本群眾家裡送溫暖,送科技,送文化,送良種,送錢送物,送解決困難的點子,送攻堅克難、推進工作的智慧,送邁向富裕、和諧和成功的路子。
  眼下,“春運”來臨,人們自然想到高速公路。
  近期,有眾多媒體報道,近年來,湖南高速攻剋千難萬險,實現逆勢突圍,連續三年圓滿超額完成建設、收費、路政、養護、經營各項目標任務,黨風廉政建設根本好轉,三年建成通車33條2700公里,打通21個出省通道,實現5000公里高速夢想,由2011年排名全國第17位一躍進入第4位,目前,通車和在建里程6577公里,進入高速大省行列,創造了高速公路事業奇跡。
  竊以為創造奇跡的一個重要秘訣是,黨員幹部腳桿子硬。從書記省長到廳長局長,從處長科長到站、隊、所長,捨得動步跑項目;跑資金;跑市場;跑科研院所攻技術難關;跑工地解決山區高速施工難題;跑施工駐地督促和發放農民工工資;跑百姓家裡送拆遷資金、送種養技術;跑收費站、路政隊、養護工場問寒問暖,解決員工工作生活實際困難。尤其逢年過節,黨員幹部與一線員工同吃同住同值班,喜氣洋洋。幾年來,湖南高速都推行“春節蹲點,結對幫困”活動,高管局黨委成員分片包乾,現場辦公,與員工一起過年,確保京港澳高速、滬昆高速等國家交通主動脈湖南段“血液流通”,廣大司乘人員南來北往,舒心順意。
  天地之間,道路田間,百姓心裡均有桿秤,這秤一頭連著江山社稷,一頭連著人民群眾,黨員幹部就是這桿秤上走來走去的定盤星,是腳步為親的使者。
  文/呂高安  (原標題:“腳步為親”新解)
創作者介紹

affairs

ec10ecbxc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