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信峰會上,習主席提出了發展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的亞洲安全觀的鮮明主張。這種新安全觀的基礎是亞洲安全不可分割。必須承認,當前國際安全形勢處於轉折關鍵時期,安全威脅呈現出多樣性,新舊安全觀相互交織,新舊安全體系並存,各國都在尋找自身安全屏障。
  當今世界上現有成型的區域安全架構出現在歐洲,那是一個以軍事聯盟北約為中心、不同國家間安全有差別化保障、拉一批國家打一批國家的分裂歐洲的安全架構。俄羅斯已經成功被北約隔離在了歐洲以外,難以在歐洲安全領域發出主導性聲音。在冷戰結束20餘年完成對歐洲區域安全分割的籌劃後,美國試圖在亞洲區域移植其歐洲的“成功”經驗,在區域化轉折處於關鍵時刻,建立一個以美國的輪輻式聯盟體係為中心的導致亞洲安全分裂的新安全架構,邊緣化中國在區域安全中的關鍵地位。這也是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實施中會導致的嚴重後果。當前亞洲缺乏一個包容性的總體安全架構,這為亞洲區域成為美國的歐洲安全實踐的試驗場創造了可能性。而那種實踐將會是一個冷戰思維的延續,將會是一個冷戰格局的升級版。
  以對歷史與自身的負責任態度處理亞洲安全問題,成為亞洲國家面臨的緊迫嚴峻挑戰。中國在亞信峰會上所提出的新安全觀,體現了中國與亞洲國家一道構建一個亞洲區域所有國家間安全不可分割的信念,為亞洲和世界其他區域構建面向未來而不是回歸歷史的區域安全架構提供了鮮活生動的道路選擇。
  新安全觀突出國家間安全是不分等級和不能被差別化對待的。亞洲幅員廣、國家多,歷史紛爭遺留問題嚴重,如缺乏一個總體安全架構的引領協調,亞洲區域安全前景將十分暗淡。建立這種安全架構具有緊迫性和實際功能,亞洲所有國家在此架構內的安全將普遍得到關照,並形成一個整體而彼此緊密相連。這種安全框架尊重國家間政治與社會制度差異,反對將某國制度和價值模式強加他國,反對打造所謂以改造他國政治制度為鮮明特色的構建“同質化國家”區域秩序模式,體現出包容差異、平等、共存的鮮明特征。
  與美國化歐洲的北約安全架構不同,亞洲新安全觀突出“共建、共享、共贏”的亞洲化安全佈局。以北約為核心的歐洲安全架構已導致俄羅斯與美歐尖銳對立、相互排斥,是典型的“我贏你輸”的零和思維實踐過程和大國政治悲劇歷史重演,俄羅斯實際上喪失了對歐洲安全架構建設的發言權,歐洲已處於“新冷戰”狀態的觀點並不為過。亞洲不能移植這種“美國的歐洲安全構建經驗”,否則,世界範圍內新冷戰局面將不能完全排除。
  與北約主導歐洲安全不同,亞洲人主導亞洲事務的新安全觀不排斥特定國家。西方媒體普遍認為的亞信目標是“去美國化”,這種解讀實際上是其無意識的自我優越感的流露,展現出其不願以平等國家身份看待亞洲新安全觀與實踐的痼疾。新安全觀揭示的“亞信理念”具有鮮明的包容性與開放性。由26個成員國和11個觀察員國或組織構成的亞信可以說是亞洲最具普遍代表性的區域安全組織,美國作為觀察員國的存在表明瞭亞信不排斥美國的傾向。中美新型大國關係順利展開與“亞信理念”下綜合性亞洲安全架構的快速推進,傳遞的是亞洲重視美國並希望美國放下身段、以平等身份參與亞洲區域安全構建的信息。大國的參與、協調和推動而不是大國的霸權、主導與阻礙是“亞信理念”賦予大國在亞洲區域的安全責任,也是亞洲新安全觀精神的體現。
  亞洲國家間安全的普遍不可分割是構建亞洲安全架構與保證亞洲國家安全的基本原則,其在亞信中的實踐必將會帶來一個嶄新且面向未來的亞洲,我們對此樂見其成。
  (李海東,外交學院國際關係研究所教授,海外網特約評論員)
  海外網評論頻道原創,轉載請註明來源海外網(www.haiwainet.cn),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affairs

ec10ecbxc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